避免杀子悲剧 保障体系需发力
2015年06月18日  来源:生活日报
【PDF版】
     □杨朝清

  因为年幼的儿子患有脑积水,高额的医疗费让家庭不堪重负,身为父亲的孙某趁夜黑无人,将2岁的儿子带至田地,抛入一口枯井中,后致其死亡。近日,陕西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孙某无期徒刑。
  家庭经济困难、无法承担病儿的后续医疗费用也罢,担心病儿长大以后被人嘲笑也罢,当孙某可以为自己的恶行找到理由哪怕是自欺欺人的理由,“不要怪我,我也没有办法”的冷漠也就随之产生了。
  对于那些家庭经济困难、生活负担沉重的农村人来说,一旦子女患有先天性的严重疾病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如果这些弱势群体不能及时地被纳入救助体系,就会成为一个孤立的节点,陷入“求助无门”的边缘化境地。而身处社会底层,匮乏的资源、恶劣的生存生态,也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是非观和价值观——脑积水患儿的亲生父亲认为,这个儿子像累赘一样,拖累了自己和整个家庭。
  在“父母心”的驱使下,父母往往会无私地对孩子付出,却不去计较成本与收益。只不过,在坚硬现实的挤压下,朴素人性也会上演“变形记”。
  这个被谋杀的病儿,死于父亲的轻率与糊涂,但是,这对父子的人生,实际上也处于国家、市场和社会“三不靠”的夹缝地带。如果能够得到国家制度的护佑,如果能够得到公共部门的有力救助,“父亲杀害病儿”的悲剧原本可以避免。就此而言,“父亲杀害病儿”也折射出我们在公共治理、社会保障、救助体系上的一些漏洞与短板。
  终结这样的伦理断裂,固然需要主观的人性救赎,更离不开客观的社会支撑。如果公共部门不能以制度善意体恤民生疾苦,如果社会不能给予人们需要的温情与关爱,人性就可能变得自私和冷漠,濒临危险地带,连亲情伦理都会遭受破坏。让杀害病儿的父亲接受法律制裁只是第一步,需要做的还有很多。
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生活日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生活日报多媒体数字版
按日期查阅
©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
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