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丹男子截瘫两年在济重获新生
先被忽悠后被爱心援助,他说“谢谢善良的山东人”
2017年03月15日  来源:生活日报
【PDF版】
  ▲穆罕默德竖起大拇指表达自己感恩激动的心情。
  ◤从穆罕默德体内取出的钉子。记者 秦聪聪 摄
     □记者 秦聪聪

  一次意外,他抱着儿子从3米高的楼梯滚落,导致胸椎骨折,手术不仅没有恢复他的骨折状况,悬浮于主动脉边的钉子更相当于在他体内埋了一颗定时炸弹;他满怀希望举债来到中国求医,却在北京一家营利性医院白白花了37000美金。机缘巧合,2016年12月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脊柱二科主任聂林赴苏丹参加一场学术会议,见到了这名因胸椎骨折截瘫2年的苏丹男子穆罕默德,一场跨越国界的医疗救助就此拉开序幕。
胸椎骨折又遇手术失败
  “谢谢,谢谢,谢谢齐鲁医院,谢谢善良的山东人!”14日上午,记者在齐鲁医院见到了术后康复中的穆罕默德,他半躺着用不太流利的中文,表达着他最真挚的感谢。
  穆罕默德今年46岁,在苏丹是一名仓库保管员,有一双年幼的儿女,本是家中的顶梁柱,却因为一场意外截瘫在床。
  那是2014年10月,穆罕默德意外从自家3米高的在建楼梯上滚落下来。他护住了当时仅有9个月大的儿子,却造成自己胸椎和肋骨的骨折。2014年10月17日,穆罕默德做了手术。但是,这并没有让他好起来,手术失败了。手术做错了节段,而所谓固定脊柱两个钉子中的一个没有打到骨头上,恰好悬浮于胸主动脉与椎体之间。穆罕默德每一次的活动都可能产生钉子切割主动脉血管的危险,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。
  听说中国的脊柱外科专业十分强大,他便倾尽家中所有积蓄,并且向亲朋好友借钱、向银行贷款,2016年8月,他满怀希望地来到北京的一家医院。
  这家医院的医生给他切除了一个椎板,但术后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,那个位于大血管和骨头之间的钉子也没有处理。后来,穆罕默德才知道,这是一家营利性医院,虽然自称“国际医院”,但却没有一个独立的骨科。
  20天后,穆罕默德回到了苏丹。这次治疗花费了37000美金,在苏丹,一名获得硕士学位的年轻男性,每月收入才能达到90到100美金左右,他受伤前每月只有几十美金的收入。
齐鲁医院将其接来治疗
  穆罕默德的人生在2016年12月出现了转机。那时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脊柱二科主任聂林受苏丹骨科协会邀请去授课,闲聊中有医生提到了穆罕默德的情况,便主动提出到患者家里去看一看。
  “当看到他那样痛苦地躺在那里,我萌生了一种负罪感。”聂林说,他想为中国医生正名。
  对自己的技术有自信,但还有医疗费用的问题。回国后,聂林便与儿子商量,“老爹拿10万块给他,你愿意吗?”“当然支持你。”
  随后,聂林向院领导做了汇报,希望取得院领导的支持。院长李新钢当即表示,医院会尽最大努力来帮助这个不幸的病人,“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医生都会这么做。”
  2017年2月12日,在苏丹当地中国商人的资助下,齐鲁医院将身无分文的穆罕默德接到了济南,聂林自掏腰包为其垫付了入院费。
手术后他奇迹般恢复着
  2月17日,齐鲁医院为穆罕默德做了手术。“手术进行地很顺利,过程十分安静,时间也长一些。”聂林说,虽然这台手术整体难度不大,但他们都十分谨慎,台上5个小时,台下更需要数不清的术前准备。按照设计好的方案,医生首先取出了那颗“定时炸弹”般的钉子,又解决了骨折错位的问题,并解放了其被压迫的神经。
  没想到,手术一周后,奇迹开始出现了。那天,聂林被叫到穆罕默德病床旁,“他就躺在那里,把两只腿撑了起来,还能左右摆动,那种喜悦,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。”聂林说,“能让他恢复了部分功能,也扳回了一些中国医生造成的不太好的影响。”
  “手术后每周都有肌力的进步。”聂林告诉记者,目前穆罕默德从腿到脚趾已经恢复部分知觉,可以自觉用力了。为了达到最好的康复效果,医院正在为他进行康复治疗,大概4月初可以回国。聂林坦言,对于中枢神经的损伤,恢复确实有些困难,后期治疗将以康复治疗和神经的药物治疗为主。
  “我将永远不忘中国人民的恩德,将来必将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!”采访中,穆罕默德频频竖起大拇指,表达自己感恩激动的心情。

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生活日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生活日报多媒体数字版
按日期查阅
©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
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